• 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 - [碎纸片]

    2009-04-17 | Tag:

    “这一定是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,我从镜子中他的背影就能知道他来至南方。是的,他没有动,我知道。但你看他瘦小的身型和挺直的脊背,这一定是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。其实我相信你也能看的出来,是不是?女人的直觉是很敏感的,你应该相信我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你居然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我了吗?那你叫我如何依然爱你?”

    ……

  • 我很想和人交流,但我不想和别人说话,我不会和别人说我不希望语言对话,没有这样做的结果是以至于没有人给我写字条。我闭口不说,但是手中握着的笔是闲的。我心里叫着:给我写字!给我写字!但是基本上每个人见到我还是先蠕动他们的嘴唇。

    嘴是一个大炮,弹药全是那些音节和声调。这是一个让人(这里的人指的就只能是我一个人)憎恨的器官。面对那么多的言语,我将会变成一个千疮百孔的人。

    嘴巴应该是喉咙的延伸,应该是用来咀嚼食物,应该用来咳嗽,应该用来吐痰。我准备开始训练手语,我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