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 - [碎纸片]

    2009-04-17 | Tag:

    “这一定是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,我从镜子中他的背影就能知道他来至南方。是的,他没有动,我知道。但你看他瘦小的身型和挺直的脊背,这一定是一个来至南方的男人。其实我相信你也能看的出来,是不是?女人的直觉是很敏感的,你应该相信我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你居然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给我了吗?那你叫我如何依然爱你?”

    ……

  • 博尔赫斯说 - [塑料瓶]

    2009-02-03 | Tag:

    长篇小说不可能像短篇小说那样有可能臻于完美,而后者却能容纳前者的全部内容。

  • 蜕变 - [涂鸦画]

    2009-01-04 | Tag:

    他的手油亮亮的,活脱脱像长满了蛇鳞片一般。
  • 皮胶里面 - [排泄物]

    2008-12-19 | Tag:

    当耳机线和充电器线纠结在一起的时候,我把充电插口塞进耳朵里,把耳机塞进充电孔中。我由此变成充电器上的一条延长线。通过那脱落的皮胶形成的小孔,我看见充电孔陷入满足之中,满脸享受。他的身体随着节奏在不停抖动,我知道那是我最想听的歌。我心生憎恨,想放手一把,停止给机器充电。我心里不断恶狠狠的咒骂:“你这纨绔子弟!把我的音乐还给我!你这该死的纨绔子弟!”

    之后某个空闲的时间里,我把小孔用一些碎屑堵上,不在视野之内可以避免咬牙切齿。

    我只是一条延长线罢了,我根本就没有享受音乐的权利。

  • 双重声音 - [排泄物]

    2008-12-17 | Tag:

  • 关于痛苦 - [涂鸦画]

    2008-12-13 | Tag:

    如果我从小一直在黑色的漩涡里忍受着这样的痛苦,那现在这些痛苦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。
  • 寒鸦和那些死亡 - [排泄物]

    2008-12-13 | Tag:

  • 宛如噩梦。 - [玻璃渣]

    2008-12-08 | Tag:

  • 浮漂。 - [玻璃渣]

    2008-11-20 | Tag:

  • 我很想和人交流,但我不想和别人说话,我不会和别人说我不希望语言对话,没有这样做的结果是以至于没有人给我写字条。我闭口不说,但是手中握着的笔是闲的。我心里叫着:给我写字!给我写字!但是基本上每个人见到我还是先蠕动他们的嘴唇。

    嘴是一个大炮,弹药全是那些音节和声调。这是一个让人(这里的人指的就只能是我一个人)憎恨的器官。面对那么多的言语,我将会变成一个千疮百孔的人。

    嘴巴应该是喉咙的延伸,应该是用来咀嚼食物,应该用来咳嗽,应该用来吐痰。我准备开始训练手语,我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