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同居·日记:Lucite(一) - [碎纸片]

    2008-11-07 |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dskanon-logs/31070870.html

    我很想和人交流,但我不想和别人说话,我不会和别人说我不希望语言对话,没有这样做的结果是以至于没有人给我写字条。我闭口不说,但是手中握着的笔是闲的。我心里叫着:给我写字!给我写字!但是基本上每个人见到我还是先蠕动他们的嘴唇。

    嘴是一个大炮,弹药全是那些音节和声调。这是一个让人(这里的人指的就只能是我一个人)憎恨的器官。面对那么多的言语,我将会变成一个千疮百孔的人。

    嘴巴应该是喉咙的延伸,应该是用来咀嚼食物,应该用来咳嗽,应该用来吐痰。我准备开始训练手语,我要去聋哑学校,那里将会相当安静,只有那些自然的发声。

    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人们对我说话,我只是讨厌那些让我回答的没有含义的发问。那些吵闹、乏味、重复的话语就像我口中的长期发白的口腔溃疡,让我张口却痛的没有力气发声。

    如果我能用鼻子吃饭,我希望我没有嘴巴。那时的样子肯定会像带着一个口罩,鼻子以下是光滑的肌肤,看不出会有嘴唇。虽然他们见到我以后肯定会惊讶的总是在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!啊!怎么了!”但是我眯着眼睛根本再也没有义务去回答了,他们也看不出我在笑。

    今天是思维时间的四年八月二十三号。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